手机用户1770742

白鸥让我满头问号





是最近流行在镜子前面照相吗?( ゚д゚)

【白鸥】突如其来的我的人生-B-09(完结篇)


圈地自萌不上升!!!


指路牌

-A-版指路瞎逼逼太太:-A-01-A-02-A-03-A-03a-A-05-A-06-A-07-A-08

-B-版指路我寄几:-B-01-B-02-B-03-B-03a-B-05-B-06-B-07-B-08


--------------------------------------------------------------

 

白敬亭睡醒的时候,北京的天才蒙蒙亮,王鸥卷着被子睡得还正香。

他越过她的肩头没看见儿子,就揉着眼睛,伸手在她身前的被子里轻轻拍着找,白菜睡着睡着滚到哪儿去了啊?冬天的被子厚,他盖住了头再缺氧憋着,这个皮小子。

结果摸了半天都没摸着。

他心里一惊,下了床,白菜也没掉到地上。

他赶紧去厕所和别的房间看。

哪里都没有。

甚至客厅里给他买的游戏毯和小滑梯都不见了。

等等……

白敬亭站住了打量这房子里的摆设和装饰,忽然觉得陌生又熟悉。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却被手指上的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一抬起来,他自己买的那枚情侣男戒正在无名指上闪闪发光。

这……是五年前,他离开的那个世界?

他跑回房间,按亮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2018年12月28日。

 

王鸥也睡醒后,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久。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又抽离得毫无预兆,就像一起做了个梦一样,醒来什么都没留下。

她靠着床头,摸着自己平坦的肚子和床上原本睡着菜菜的位置,怅然若失。

白敬亭愣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不对。

“为什么回来了咱俩还是睡在一起?”

王鸥被他点醒,也抽了一口冷气。

“完了,菜菜爸妈……不知道我们在这边的人际关系啊。”

说完冷汗都下来了,她都能想象不知情的菜菜爸妈急着相见被不知情的路人拍到,热搜榜上连续好几天都挂着“王鸥白敬亭劈腿”几个大字了。

这下惨了,他们俩的演员生涯是不是也被迫结束了?

可能不得不转行去当鞋贩子和在小镇里卖老友粉的小吃店主了。

风华绝代的镇花和镇草什么的。

不过绝不了代了,因为至少还有他在,他们以后会有个可爱的儿子,不叫白状元,叫白小菜。

 

她和白敬亭拿起各自的手机点开微博,在九月份的同一天,他们分别宣布和前任分手了。

后续就没再更新感情状况,网络上的舆论也就是一些金童玉女分道扬镳很可惜的评论,没什么太大的水花。

还好,倒是没惹出什么大乱子。

菜菜爸妈不是吃素的啊……掐着时间算,这速战速决比他们在那边的进展可快多了。

也是,原本在那边就是合法夫妻,冷不防穿越成了各有现任又心有不甘的普通工作伙伴,换谁谁也忍不了。

这对夫妻把儿子借给他们在那边培养感情,这边儿还给他们清扫路障。白敬亭觉得不能当面感谢这个年长五岁的自己,挺遗憾的。

 

他打开微信,从聊天列表里一个一个地看下来,翻了没多久,就赫然看到苏薇的名字还在里面。嚯,他突然提分手,在这边看来可能都算得上是劈腿了,还没被苏薇拉黑吗?

点开对话框里上次的聊天,他更怀疑人生了。

“白敬亭,说好了你好好跟鸥姐说,别让鸥姐讨厌我”

“听见了吗你”

“下次你能请鸥姐和我一起吃火锅吗?”

“我还没要到合影和签名呢”

“还有鸥姐微信,我想七夕给她发红包”

白敬亭看得目瞪口呆,他的前女友,苏薇,跟他说的五句话里带了四个鸥姐,而且看起来一点儿怨气都没有。他现在有点弄不清,是不是他们又穿到了一个之前王鸥和苏薇在谈恋爱的世界里???

 

王鸥那边翻了翻和徐昭的对话,也是和平结束的样子,就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这儿的自己和白敬亭同居多久了,她下床想四处看看他们一起生活的踪迹,打开衣帽间后,被里面放得整整齐齐的各种母婴用品——妈咪包,小衣服,小鞋子,小水壶……吓了一跳。

什么?又来???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赶紧喊男朋友。

“白,快点,去买验孕棒!”

被cue的白先生看见衣帽间里的盛况也是傻眼,但心里又暗戳戳地开心。他换了衣服匆匆忙忙跑下楼去找药店,被蹲守在楼下的狗仔拍个正着。

他现在是当过爹有经验的人了,验孕棒都知道要买两支不同牌子的。回家王鸥就拿去验,结果是虚惊一场。

她从洗手间走出来,失神地站在客厅,望着曾经——或是未来,菜菜的游戏区发呆。

现在那里空空荡荡,只摆着一盆长得乱七八糟的发财树。

白敬亭在背后拥上来,她转身抱住他,声音里带了点哽咽。

“白,我想菜菜了……”

 

白敬亭想起刚才买东西时候看见钱包里的照片,就把它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献宝似的拿给王鸥,想安慰她。

她一看见照片夹层里面PS出来的菜菜手里拿着一辆小汽车,正冲着镜头笑,涌起的鼻酸根本压不住了,抱着他的脖子开始哭。

白敬亭拍着她的背,整个人都很方。

这这这这,他这不没事儿找事儿么……

搂着她哄了一会儿,他忽然记起了什么。

“媳妇儿,你等会儿再哭,我给你个礼物。”

 

“我还没求过婚呢。鸥,嫁给我吧!”

白敬亭从床头柜里找到了他走之前买的戒指,单膝跪在王鸥面前,求婚了。

 

每个女孩儿的心愿都各有千秋,别人他不了解,但王鸥的他知道,就是有一个安稳甜蜜的家。很幸运,这个心愿他也一起体验过,很美好,也是他最想要的。

在那边他们已经是夫妻身份,在一起的步调从接受了开始,就是生儿育女过一生,这些必须的求婚订婚结婚公布什么的其实都没经历过。回到现实世界,自然还是要把这些错过的人生补回来,而且越快越好。

在这个世界里,他白敬亭,也要把王鸥明媒正娶大大方方地领回家。

这对戒指其实他第一次告白前就买了,在家里藏着,除了他,没人知道这点隐秘的少年心事。

他告白失败后两个人渐渐开始刻意回避对方,你来我往心都悬着,只敢背地里悄悄吃着另一个人的醋,各有隐忧,也就自然从没送出去过。

男款他一直自己带着,苏薇问起过他怎么开始戴戒指,还那么多钻,他说觉得设计好看就买了——

其实要不是因为他听王鸥说过喜欢钻石,他一个大男人干嘛要买这么亮闪闪的款啊!

不过,他预想中的感动场景没出现,倒是换来王鸥一句醋意满满的反问:

“这!挑的这么好看,是不是你以前给苏薇买的!!!”

直男偶尔眼光上线,还被女朋友诘问是不是有前女友助力。

可真是苍了天了!

 

还没到晚上,苏玮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白敬亭!!!!!!!你让人偷拍了你知道吗???你去买计生用品的时候不会看着点儿周围有没有人吗???你拿着那个那个那个……”

“验孕棒。”

“对,验孕棒,哎你怎么这么懂???我给你把他们偷拍的照片发过去,你看你那一脸兴高采烈要当爹的样儿!!!怎么回事儿啊你买那玩意儿干嘛?鸥姐怀孕啦?”

“还没啊。”

“还没……这意思是快了?”

“嗯,快了快了,你快当叔叔了,准备好红包啊。”

“哎……你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长叹,“小白,事情都到这儿了,不是我说你啊,你得当个有责任的男人啊!鸥姐喜欢你,所以不挑你的毛病,你自己想想你这么着合适吗?”

“我……我怎么了?”

“婚都不求,就等着鸥姐给你生孩子了?鸥姐不多想,人家姑娘家里人呢?你想过吗?”

 

躺在白敬亭大腿上玩手机的王鸥听了个一清二楚,白先生身边的人和他一样正直又善良,让她心里暖融融的。她戴戒指的那只手和他十指紧扣,用口型对他说,我——愿——意——

 

当天晚上的微博又爆了,因为各种合作里看起来最不可能的一对这拉郎,主动官宣了求婚成功。

被偷拍的照片也顺理成章,成了他们恋情的佐证。

有人转发猜测,他们俩该不会是奉子成婚吧?

王鸥翻到的时候笑弯了腰,给白敬亭看,他会心一笑,把香喷喷软绵绵的她搂进怀里。

被这人说中了,还真是。

没有菜菜,他们也不会反复思考曾经有过的心结,最后决定放下桎梏在一起。

 

以后的挑战和人生都有人陪她一起面对,王鸥其实不太在乎网上的风言风语到底说了什么。她此刻的人生很完美了,很完美,只是……没有菜菜在身边,肚子里的妹妹也更没影了。隔几个小时都没感觉到胎动她心慌,可是想摸肚子的时候手放下去扑了个空,她有点失落。

白敬亭看见她这么抬手了好几次,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危险地凑过来:

“既然求婚都答应了,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不如现在就洞房吧。”

王鸥把他推开,叉着腰问:

“婚礼还没办呢,结婚证儿呢?户口本儿呢?我的婚纱呢?”

白敬亭想了想,歪着脑袋像只小奶狗似的问她:

“这些重要还是菜菜重要?”

王鸥不假思索:

“当然是菜菜啊!”

小奶狗眼里闪着大尾巴狼一样善解人意的光:

“就是啊,我们准备这些的时候,也不耽误努力把菜菜和妹妹造出来,省得你老想他们,又看不见摸不着,怪难受的。”

王鸥反应过来想说他耍流氓的时候,已经被放倒在床上了。

 

一年后,已经结婚的王鸥挺着怀孕六个月的肚子如约而至,出现在了明侦当季第六期录制现场,挑了个侦探的角色卡。

她老公也有角色,在场上忙前忙后地替她搜证,王鸥说看看沙发下面有没有线索就趴下找,说搜身就敞开了让她随便摸,最后被媳妇儿两票全中抓进笼子里还是乐颠颠的。

他说什么?六条金条不重要,重要的是鸥侦探100%的破案记录。

还说反正不管金条是两根还是六根,都是他家的。

撒老师和何老师在镜头关了之后直笑说看他们恩爱得牙疼,原来以为他们俩就是破案思路默契点儿,没想到这默契是奔着谈恋爱结婚去的,共同目标是突如其来的闪婚,把他们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说太快吧,好像也隐隐约约有些铺垫,可就是觉得好像有哪儿不对。

他们俩隔着笼子相视一笑,王鸥伸手摸了摸白敬亭的脸,就像好多好多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让那一段奇妙的缘分变成他们共同的小秘密吧。

 

这突如其来的,我们的人生啊。

 

 

fin.

 

--------------------------------------------------


好啦!我突如其来地把突如其来写完廖!

其实大概一个多月前就写完了,今天拿出来改了改,终于发出来。

感谢在写手群里活跃的太太们(尤其是瞎逼逼太太和小透明太太)产出了这个脑洞,并且愿意让我狗尾续貂地占了这个坑。现在想起来真的挺怀念那时候为了看A版更新起床就码字,出去吃饭都一溜小跑傻笑发信息的日子。但是……还是许愿希望以后写文可以一发完。哈哈哈哈哈哈哈。

(偷偷说一个可能加速A版掉落的小攻略:去瞎逼逼太太的文档下面zqsg地夸奖太太的文笔,副作用是造成瞎逼逼太太害羞地把自己埋起来不说话,嗯……大家看着办哈!)

希望各位白鸥girl看得开心,要爱小白也要爱鸥姐,更要爱自己。

愿意留言就留言罢!(不留言我也管不了你们啊!)


【白鸥】突如其来的我的人生-B-08

-我真的没忘记突如其来!!!

-穿越的剧情太假了,大家且看且默念假的醒醒啊。

-瞎逼逼太太最近hin忙,所以A版暂时没有更新(不过我发现我更了催文的小伙伴就会变多,瞎逼逼太太似乎?就会开始填坑hhhhhhh)

-下一次更新(希望明天可以)就完结了!

-指路牌

-A-版指路瞎逼逼太太:-A-01-A-02-A-03-A-03a-A-05-A-06-A-07 

-B-版指路我寄几:-B-01-B-02-B-03-B-03a-B-05-B-06-B-07


-------------------------------------------------


他们在这个世界从夏天过到了冬天,天气渐渐冷了起来。

白菜正是好动的年纪,喜欢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爬上爬下的。王鸥肚子起来了,不方便出门陪着他上蹿下跳,白敬亭也想在家陪媳妇儿,于是干脆在客厅辟出了一块地方,铺上厚厚的游戏毯和保护的泡沫板,买了个小滑梯,旁边还带个小篮球框,让白菜在家里折腾。

晚上吃完饭,白敬亭坐在地上陪菜菜丢篮球,为了吸引王鸥的注意,炫球技碾压他儿子,菜菜投了一会儿投不中,把球一丢,爬到妈妈身边撒娇去,不跟他玩儿了。

“哎,儿子,你可是我儿子,怎么能不爱玩篮球呢。”

白敬亭在王鸥旁边坐下,一手搂着她,一手扯扯白菜的小耳朵。

“哼。”

菜菜在妈妈怀里转了个头,瞪着他看却不理他。

“哪有你这样的爸爸,欺负孩子。”

王鸥笑着嗔他,被他低头吻了一下,气得菜菜直推他。

“你不要欺负妈妈!”

这俩人倒是母子连心,啧啧啧。

 

生活看似平静安宁,白敬亭的心情却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从容。

这几个月里,他们一起感受胎动,经历各种各样的检查,感受为人父母的喜悦和头痛。王鸥现在是家里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重点保护对象,连睡觉都要睡在中间,被这对父子抢着保护……或者说是争宠。

可是时间向前走着,白敬亭心里的隐忧也慢慢浮现。

从一开始他妈妈和医生就提醒他,高龄产妇比一般孕妇要经历更多危险。虽然每次检查母女都很健康,但他看着王鸥的肚子慢慢大起来,开始腰酸腿疼,睡觉要侧卧,就愈发担心起来。

她无怨无悔给他生孩子,他也心疼她受罪啊。

他这一阵儿老是紧张兮兮的,连王鸥都看出来了,还反过来安慰他,还让菜菜也上阵一起跟他撒娇。他自觉是家里的顶梁柱,不应该给她施加莫须有的压力,自己的焦虑又纾解不出来,平时假装没事儿人似的,只敢在晚上她和菜菜都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抹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是不假,可这是他亲媳妇儿啊!

 

夜里,王鸥睡得浅,半梦半醒间听见有低低的抽泣的声音。

她以为是菜菜做噩梦了,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小脸,嗯?睡得挺好啊。

抽泣声停了,她感觉到一直揽在自己腰腹间的那双手收了回去,一回头,嗬,她家白先生哭得梨花带雨的,正手忙脚乱地拿手擦呢。

还一边带着鼻音压着哭腔问,“你怎么醒了啊?再接着睡吧。”

看见他这样儿,王鸥哪儿还睡得着啊。她有点艰难地转过身去,白敬亭小心翼翼地护着她翻身,然后对上她询问的目光,眼泪又掉下来了。

王鸥伸手给他擦了擦,把他搂进怀里,慢慢顺着他脑后的卷卷毛安抚。

“还是担心我么?”

“嗯……”

白敬亭把头埋在她胸前,手环紧了王鸥的腰,回答得委屈巴巴。

王鸥的下巴搁在他头顶上,声音闷闷的,却很温柔。

“一个人哭得这么伤心,姐姐都心疼了。”

他们穿过来之后王鸥就很少在他面前自称姐姐了,冷不防又听到,他倒是觉得有点甜,哭着哭着就笑了一下,然后又埋头想专心哭,可是情绪被分散,眼泪出不来了。

“哭不出来了。”

他带着鼻音跟王鸥抱怨,两个人腿交缠着,他把身子向她靠得紧了一点儿。

“那就等会儿,感觉来了再哭。”

王鸥低头看看他,给他整了整挡住眼睛的头发,轻轻亲了他一下。

“你不觉得我很丢人吗?一个大老爷们儿……半夜偷着哭……”

白敬亭被王鸥抓个正着,说起来还挺不好意思的。

“我老公疼我,有什么好丢人的啊?”

哎……怎么被她一说就觉得好像还是个挺值得骄傲的事儿啊?白敬亭忍不住乐了,长叹一口气,在她怀里感受着两个人体温交融的暖意。

在寒冷的冬夜里,有个人能让你卸了一直强撑着的劲儿,在你午夜梦回掉眼泪的时候给一个紧实的拥抱安慰你。内心戏一直走硬汉路线的白敬亭也不得不为之融化了。

“跟你在一块儿我好像做什么都有靠山了。”他眯着眼睛,轻轻拍着王鸥的背。“我现在觉得特别踏实——还是担心你,可是知道你不嫌我事儿,不嫌我软弱,我就觉得和你在一起特别好。”

“你哪儿软弱了?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的依靠,我和菜菜,还有我肚子里这个小不点,也是你的依靠。你爱我们,我们也爱你啊。”

夜里说这些好像特别容易动情,他们说着说着,就黏黏糊糊地吻在了一起。

 

“那生的时候,我们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大夫……我要你好好的陪我过下半生。”重新入睡前,白敬亭贴着王鸥的背拥着她,握紧了她的手。

“好,都听你的。”她的声音沙沙糯糯的,带着点儿困意,可是很坚定,对他完全信任。

他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tbc.


指路牌:

突如其来的我的人生-B-09 完结篇

鸥姐:家乡特产是鸭脖!你想伪造你是武汉人吗?你伪造你是撒老师吧?




小可怜白:姐姐,怀柔板栗了解一下ಥ_ಥ




🌰🌰🌰🌰🌰🌰🌰🌰🌰🌰🌰🌰🌰🌰🌰




哈哈哈哈哈哈这应该不算嗑cp吧这只是我看到板栗之后的os。

白鸥姐弟rio可爱。


那真的是小白的家乡特产!!!(认真脸)


怀柔板栗🌰可有名了!!!


在有白敬亭之前,怀柔最出名的一直是板栗来着!!!


(白:为什么要把我和农作物比较???)

【白鸥】听不到

-现背,OOC,不上升!!! 

-听说了鸥姐第一次录制后的情况,一边心痛一边开一个脑洞而已,请勿对号入座

-希望鸥姐养好身体,希望白白开心顺遂

-好久没写文了,手抖……

-----------------------------------------

 

夜,黑夜,寂寞的夜里

气,生气,对自己生气

软弱的电话,又打给你

想听你那边的空气

有什么精彩的话题

你还是温柔

给我婉转的距离

 

我的声音在笑,泪在飚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那么大

为何我要忘你无处逃

世界若是那么小

为何我的真心

你听不到

 

-----------------------------------------

 

凌晨一点半,白敬亭推开王鸥备采间的门看了一眼,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节目的第一期剧情已经录制完毕,她自己在休息室,等着其他几个人完成单人定妆照,大家一起集合拍这一季的宣传照。

刚才的录制间隙她的听力有点突发状况,导演组暂时叫停十分钟后,驻组医生跟她确定能坚持,便又重新开机。她一直坚持到正片录制完成,才回来短时休息。

医生建议了一些可以缓解症状的药,经纪人带着助理急匆匆地出去买了,现在还没回来。她的PD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把她送回备采间就退了出去。

白敬亭来的时候王鸥正坐在沙发上,浓妆还没补,口红被蹭掉了大半,唇瓣因为在吃棒棒糖闪着水光。她的西服外套暂时脱了下来,搭在了沙发扶手上,高跟鞋脱了换了粉红色的毛绒拖鞋,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又少女又女王的蜜汁气场。

白敬亭有点害羞地探头,跟她对上了眼神点头示意,然后走了进来。

 

他偷偷喜欢王鸥好几年了,这感情还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发浓烈起来。

 

可能是从一见面就被这个姐姐明艳动人的脸,水手装风格的校服和比例极佳的身材电了个七荤八素,他其实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竟然对女孩儿一见钟情是因为这些肤浅的原因。

听起来像个变态不是吗?

还是没什么智商的那种。

说出来不会显得像个傻子吗?

会啊,所以不能说。

 

合作时间长了,除了综艺还一起驻组拍过戏了。

你猜怎么着?白敬亭发现生活里的王鸥,性格比面容还要讨喜。

赞美她说漂亮身材好,和她的聪明大气相比,说出来简直是一种冒犯。

不过单单赞美她智商高品质好,听起来又很疏远,不够真心。

所以白敬亭保持缄默什么都不说,只是在见到她时心情惴惴地打个客气的招呼。

无非就是那句,鸥姐好。

然后揣着满腹的赞美与欣赏,沉默地看着她散发魅力。

时光把欣赏酿成了爱慕。白敬亭却从来都没打算跟她告白。

 

他是不在意年龄差的,这个不是问题。

但说实话,不告白,嗯……也不是单纯地为她考虑。

“为她考虑”这四个字的笃定就像在说,王鸥肯定会爱上我,但我为她好,才不走出这一步。不不不,这样的估计对自己过度自信了,不是他白敬亭的脑回路。

是理智权衡过,觉得自己胜算太低。

她是姐姐,大了十一岁的年纪让她毫无疑问地比自己见多识广。他甚至在一起驻组拍戏的时候,亲眼见识过她眼波如水又客气坚决地拒绝了其他男性的示爱,而且不止一两个。

这样的女王在一个顶着注孤生头衔的初恋男生面前落马,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

他自己都看到过那一小撮喜欢他们两个人的粉丝聊天讨论说,鸥姐需要汉子的保护才能做小女孩,白你太嫩了。

白敬亭披着小号的皮在心里暗暗叫嚣,你们到底是谁家的cp粉啊你们!!!

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又觉得好像是有点嫩。

嫩得王鸥都不把他当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正经点的时候叫他小白,私下里……还叫他宝宝呢。

 

我不是宝宝了,我都二十五了,可以当宝宝他爸了。

当然这种话白敬亭也就只敢在心里怨念一下,说出来是不可能的,除非她听不到的时候,他才敢大声逼逼。

嗯,怂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今天白敬亭来她备采间敲门也是抱着来关心她一下的态度看看,说两句话就打算溜的。

 

王鸥含着棒棒糖,一脸好奇地歪着头看他。

“鸥姐,现在好点儿了吗?”

白敬亭撑着膝盖和她四目相对,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有点像在哄小孩儿。

 

她坐直了身子,抱歉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很小心地跟白敬亭解释。

“宝宝,我耳朵有点不舒服,听不到。”

你看,她又习惯性地对白敬亭,啊不是,对一切她觉得年纪小的人,叫宝宝了。

“你……想说什么,打字给我看,好吗?”

王鸥说话断断续续的,拇指也比出按屏幕的姿势,一脸恳切。

这个场景下,她的语气温柔得让白敬亭这个不怎么会谈恋爱的人,都脑补了一出青春爱情片。背景音乐就是那首《听不到》。

 

我的声音在笑,泪在飚,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那么小,为何我的真心,你听不到。


演多了苦逼男二,怎么自己的人生也不自觉地走起了苦情路线啊!摔!

 

她说耳朵听不见,白敬亭这个还没有初恋的男孩忽然不那么紧张了。

他笑了笑,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压低了声音有点恶趣味地说:

“鸥姐,我喜欢的是你呀。”

在你听不到的时候,我才敢对你诉真心。

真是怂啊。

啊,这个字我说了第二次。

 

王鸥的表情控制忽然失灵了一下,嘴角抽了抽。

白敬亭还没起疑心,仗着她听不到,又带着无辜的表情,坏心地重复了一次。

只敢趁着她听不到的时候兴风作浪就是了。

然后假装没事一样摸出手机,打字给她看:

 

鸥姐,我喜欢吃梨呀

 

白敬亭假装是前来讨水果的小奶狗,指了指她备采间桌子上给嘉宾准备的水果,里面倒是有颗梨。王鸥疑惑地看看他的屏幕,又看看他,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就像读不懂手机上这句话似的。最后还是很温柔地问:

“你刚才说的……不是喜欢我吗?”

 

白敬亭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What???

他说的喜欢就这么被她听到了???

歌里的词说好了是伤痛青春听不到他的真心的呢???

这么漫不经心的告白不是他的本意啊!!!

怂着不好吗???

肠子都悔青了,皮什么皮???皮出圈了吧!!!

我也要收好人卡了吧……

哎收了好人卡至少她还觉得我是个好人呢也没那么惨吧?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以后都会躲着我了……我要凉凉了……

这还怎么面对她啊???

 

他脸色风云变幻了好一阵,才哭丧着脸,勉勉强强问:

“你……你不是听不到吗?”

 

告白被该听到的人听到有这么难过吗?他平缓又热烈的少年心事虽然刻意压着,她相处时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这几年他从小奶狗慢慢长大,结果一难过起来还是可怜兮兮的,沮丧的表情戳得她心软。

王鸥咬着棒棒糖,看他被抓包后手脚找不到地方放的局促,笑得可开心了。

“我又没聋,只是听不清,何况你又重复了两次……”

 

白敬亭在心里默写了一千零一十五次尴尬这个词。

跟喜欢的女孩告白是他人生里最尴尬的时分。

比调皮捣蛋栽进水里湿了内裤于是只能光着屁股围着浴巾在备采间等干净的换洗内裤还尴尬。

 

他红着耳朵站在王鸥的备采间里沸腾了十秒,想夺路而逃合适还是继续尬聊合适的时候,晏姐提着药回来了。

疑惑地看看自家女演员,又看看脸红耳朵红的白敬亭,她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是“王鸥你听不见还能聊天?”还是“怎么就你们俩在?”

问什么好像都不太对的样子……

 

王鸥从桌上的水果里拿出那颗梨塞给白敬亭,很轻松地开口:

“小白来要个梨吃。”

可是白敬亭分明看见她偷偷对他眨了下眼睛。

“哦,小白爱吃梨啊。”

晏姐随口应着,把药放在桌子上,拿来了王鸥粉色的小水壶,准备催她吃药。

“是啊,喜欢吃梨呀。”

 

白敬亭望着王鸥莹润的双唇,描摹着他刚刚告白的口型,和带着笑意的眼睛,忽然开了一点点窍。

他走出门前,听见王鸥在背后有点撒娇似的嚷:

“小白,你发信息能不能打字不要发语音呀,我听不到……”

他带着忍不住的笑意转过身,也对她眨了眨眼睛。

“知道了,王小鸥。”

晏姐“哇小白了不起了都敢叫你王小鸥了”的感叹和那个人噗嗤笑出来的声音被关在了门后。

 

白敬亭满脸笑容地掏出手机,打开那个置顶里一直漫天闲聊又不敢说重点的对话框,终于能勇敢打出几个字。

“鸥姐,我喜欢的是你呀”

手机叮的一声回复,他看了一眼,嗯,觉得被叫宝宝也挺好。

 

“傻宝宝,我喜欢的也是你啊”

 

原来她真的能听到,听到他心脏怦怦跳,听到他怂的遗憾,爱的叫嚣。

原来这世界不大不小,对他们来说,刚刚好。


---Fin.---


醒醒假的。

这世界太大了,他俩是不会谈恋爱滴。



(我发誓这是今天最后一条瞎磕糖)


你们俩这么默契真的不考虑演一回亲姐弟吗?

随意感受一下白鸥的同步率,亲姐弟🔒了(???)

圈地自萌,跟着先导,不加糖也能甜一下🎈

【白鸥】中秋限定·无药可医

-现背,OOC,私设不上升!!!

@love·ou  小朋友发出来的同居三十题抽了两个: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x 11.替对方挑衣服,两个人在家里打发无聊的换装小游戏,看鸥姐穿男装白白穿女装这个意思~你们懂~

-再一次压着中秋节的deadline发短短的小甜饼,感到非常心虚。中秋快乐呀!

-日常碎碎念,想看明侦,想看鸥姐和白白……

---------------------------------------

 

这一年的雨水特别丰沛,王鸥被闹铃吵醒时窗外沉沉的阴云密布,是暴雨将至的前奏。

极端天气难得在北京也会遇到,她洗漱到一半收到经纪人通知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不得不推迟了今天在外地的工作。

想起小男朋友今天好像也是有航班要出门的,王鸥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站在洗手间门口查了一下他的航班号。

Very well,也取消了。

美滋滋。

计划外的假期总是一件好事,谁不喜欢休假呢,尤其身边有爱人陪。

这一天都不打算出门了,她第一件事就是去冰箱里看看还有些什么食材。

最近她拍戏的主要范围在北京,所以只要剧组没有结束太晚她都会回家,冰箱里的蔬果饮料都新鲜,足够他们一天的吃食。

她把头发勉强扎了一下,又溜回卧室钻进被子里,在小男朋友身边睡了个回笼觉。

 

醒来之后白敬亭趴在旁边的枕头上打游戏,看她揉眼睛,凑过来的一张俊脸上带着十成热切:“媳妇儿,我今儿的行程改时间啦!你是不是也一样?”

“还没求婚就好意思叫媳妇儿……”

王鸥和他的重点完全不同,咕咕哝哝地醒盹,也没推开他,被他揽住往怀里带也不挣扎。

身为演员天南地北地驻组拍戏,这样一睡醒就能在一起的亲昵,从他们在一起的那天算来都屈指可数。她放软了筋骨,任男朋友给她掖了被角暖烘烘地抱着,脸贴在他结实的肩膀上打呵欠,一只脚探出被子感受到外面凉飕飕的温度,又迅速缩回了温柔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挂在他大腿上,脚尖隔着棉布的睡裤摩擦着他的小腿。他的手在背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胡茬蹭在她额头麻酥酥的,她舒服得蜷起了脚趾,窗外轰隆隆的闷雷也温柔了许多。

王鸥由衷地觉得,床上有个如此无间亲密的人,可真好。

 

暴雨过境后雨势转小,但秋天的雨下起来就绵绵不绝,窗外一直淅淅沥沥的。

两个人起来吃了早午饭,窝在沙发上挑了部冗长的文艺片,配合着昏沉的天气,越看越无聊。

王鸥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手环着白敬亭的脖子挂在他身上,声音又沙又糯地撒娇。

“白,我们不看了,这电影太闷了。你陪我玩游戏吧。”

心猿意马看电影的白敬亭目光很快从荧幕上移开,指节分明的手探进了她软乎乎的家居服里。

“我不是说这个……你等会儿!”

被蹂躏得气喘吁吁的王鸥隔着衣服按住了白敬亭在胸前作乱的手。

“要玩手游么?我记得你不喜欢啊。”

白敬亭满意地感受着那颗饱满的小葡萄顶着自己的掌心,语带无辜地亲吻着她的耳垂。

这男人真是要了她的命……让她要命地沉沦。

王鸥深吸了一口气,把手伸进衣服里抓出白敬亭托着一边白嫩已经在轻拢慢捻的手,向他提议。

“我们来玩换装游戏吧。”

 

她早就想看白敬亭穿她的裙子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总是好奇,他长得好看,泪痣又别有一番风情,穿女装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诱惑味道?

男孩腰细肩宽大长腿,她在衣柜里挑了件露肩露背的连衣裙递给他。

等白敬亭换好从房间里出来,王鸥,身为一个姐姐,觉得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很丢份儿。

他身上的肌肉线条修长流畅,大片裸露的背部皮肤在一片阴沉的天气里似乎发着莹润的光,露在外面的骨骼和身形在连衣裙的映衬下竟然荷尔蒙爆发man到炸裂。他危险地眯起眼睛,眼角那一颗痣点缀得格外妩媚。王鸥目瞪口呆,在心里欢呼,好一个亦刚亦柔的女装大佬!

白敬亭赤裸的脚踩在羊毛地毯上,扯着裙摆假装优雅地给她行了个鞠躬礼。

漂亮的踝骨让王鸥不自觉地咬住了嘴唇。

不过腿毛还是让人有点出戏就是了。

 

白敬亭让她捂上眼睛,说有惊喜。等她把手拿下来的时候,皮皮亭身上的连衣裙反穿,弧形的镂空里露出结实的下半胸肌和分明的腹肌,怎么看怎么是在召唤她上下其手摸个痛快。

于是她没拒绝,亲昵的贴上去,手在他身上揉揉捻捻,隔着裙子的布料挑逗他敏感的地方,被他托住后脑和腰狠狠地吻到脸涨红。

其实他反穿也挺好看,但能看到裙摆里隐隐约约藏着昂长的形状,嗯,有点色气满满的违和感。

王鸥笑着推了推他,坐起身来。

 

“到我挑了是不是?”

白敬亭穿着裙子,屁颠屁颠地跑回衣柜,拽了件篮球背心下来。

他鸥姐扮过足球宝贝,他也想看看她扮篮球宝贝是什么样子。

王鸥feat. 篮球主题,两项都是他的最爱,想想梦里都能笑出声。

 

好看,真好看。

白敬亭看着王鸥一蹦一跳地从卧室里出来,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形容词。

他从茶几上摸起眼镜架在鼻梁上,要看个仔细。

宽大的球衣晃晃悠悠地挂在她身上,好看。

锁骨和肩膀的线条纤细顺滑,好看。

她叉着腰对他笑意盈盈地摆各式各样的pose,好看。

侧过身来那一刻,……

白敬亭的喉结使劲动了一下,这不只是好看了。

莹白软玉的弧度从过于宽大的袖口望进去若隐若现,球衣软滑的面料让形状凸显无疑,尤其这个专业模特因为空气微凉配不保暖的球衣,还有点激凸……

他被撩拨得忍无可忍,拿了沙发上的毯子裹住面前晃悠的漂亮姑娘,一把拽到沙发上,饿虎扑食。

 

“裙子……好穿吧……”

战事正酣,被他按在沙发上酱酱酿酿的王鸥声音在喘息之间断断续续,白敬亭看了看已经被撩到她肩膀的球衣和他只是掀到腰际并没脱下来的裙子,决定同意她的话。

“你喜欢,我以后再穿给你看。”

他点了点她的鼻尖,向前重重顶了一下,被她拉着低下头,又拥吻在了一起。

半径十米为圆心的空间内,两个季节和谐并存。

窗外的秋雨还在下,室内却春水绵绵。

 

 

王鸥幼年时的家庭变故和经历让她即使在长大成年后,也时常会觉得自卑惶恐。

她从未意识到自己皮肤饥渴,需要拥抱,需要亲吻,需要肌肤相触的暖意和亲密依恋的感情联系来安抚住内心深藏的不安全感。

直到她从黏人的白先生身上,一一体会到这些条件被圆满后的餍足,她才懂。

除了恋人间亲密的身体索需,日常相处时亲昵的爱抚也让王鸥满足得只想叹息,偶尔还有些不经意的小动作,比如轻捻一下她的耳垂,再比如指尖迅速地勾勾她的下巴,神经元间的信息传递仿佛烟花炸裂,四肢百骸都被白敬亭的爱暖融融地包裹。

噢,原来我需要这样一个人,而他就在眼前。

白敬亭带着她最需要的亲密感情,大步向她走来,用爱包围她,填满她,缠住她,治愈她。

 

这是无足轻重的平常依赖,也是无药可医的绝症。

对,无药可医,除了爱。

 

---fin.---


天灵灵地灵灵,也画出个周正的鸥姐行不行